一颗红心两种身份从功勋到少帅当年的弗格森赌对了

球员时代的他是效力曼联十二年之久的功勋,退役后的他则是动荡中的曼联助理教练,并曾短暂「救火」过。虽然不是根正苗红的曼联青训,但卡里克的「一颗红心」毋庸置疑,就像他在去年12月份告别曼联时说的那样:

“我在曼联这家伟大的俱乐部效力的时光,肯定是我的足球生涯最美好的时刻。”

众所周知,卡里克与曼联的合作戛然而止源自「忠诚」——“我亏欠索尔斯克亚太多了”。与挪威人荣辱与共的他选择从球迷的视觉去倾注对曼联热情,对于一个40岁的中年人而言,这是一种减压的方式,迟早有一天他会以自己擅长的工作方式与曼联重聚。

卡里克与曼联的缘分追溯到2006年,当时曼联耗费了1860万英镑才得到他。这笔在当时引发过争议,一是卡里克成为当时队史身价第六高的新援,二是他消瘦的身材能否替代基恩的作用,何况在当时拥有能组织和射门的斯科尔斯的情况下,更需要「新基恩」式的人物。

用人不疑的弗格森直接将基恩的16号战袍递给他,时隔多年,弗格森在谈起自己的大手笔时直言:“当我买下卡里克时,他的牺牲品质就让我印象深刻。”

没有与作风勇猛的基恩对比并不是一种精神属性的避让,实际上在师徒合作期间,尽管卡里克不止一次被媒体中伤成「不堪大用」,但弗格森一直认为巅峰的卡里克是英格兰最出色的中场。

即使退一步讲,将标准放置到衡量一个球员优秀与否的标准之一就是他们能否在比赛中控制局面,在这点上,卡里克显然没有拖后腿。他为红魔效力的处子赛季,曼联顺势结束了三年英超冠军荒,而为曼联出场33次的新人也是为队内出场次数最多的中场球员。

在日臻完善的过程中,蝉联英超冠军和捧起欧冠冠军是最好的呈现方式,不过顺便展示了弗格森所说的牺牲特质,虽然他一度因为状态下滑严重出现抑郁,却不在乎冠军和重生附属下的喜悦。

“卡里克就像是管弦乐队的指挥,他总能够让球队冷静地应对场上出现的种种状况。”

2007年重返白鹿巷,满场被嘘的他踢出了他加盟曼联的最好的一场比赛。一次助攻和三次关键传球是本职工作,但面对贝尔巴托夫、列侬和罗比·基恩时却交出了6次抢断,难怪时任主帅约尔赛前直言:““热刺想念卡里克。”

2011年4月的红蓝大战,德罗巴试图利用强壮的身体强行生吃卡里克,但是英格兰人却抢先占据有利身位并将球控下,迫使德罗巴从身后犯规。

在赛后的数据统计中,卡里克全场跑动距离达到了11320米,7次反抢+3次解围的数据另类又抢眼,别忘了,他全场的传球成功率高达87.8%,攻守兼备的评价一点都不为过。

英雄惜英雄,在队友的口吻中更为透彻和真实。“卡里克用不知疲倦的奔跑证明了他是16号球衣合格的继承者。”斯科尔斯的话一针见血,值得一提的是,在斯科尔斯退役后,卡里克顺势串联起曼联的前后场。

虽然名声这玩意过眼云烟,但投射到历史中就是一种怀念,2011年12月对阵 QPR 的比赛中,卡里克中场断球,长途奔袭 40 米上演一条龙进球,却又不限于此。在他加盟曼联时,在他退役时,在他拿起教鞭时都会被追溯旧时光,不然他不会在2018年荣膺曼联俱乐部特别成就奖。

很多人忘记了卡里克是纽卡斯尔的死忠球迷,不过未能完成小时候的梦想并没有被他理解成遗憾,如他所言:“我曾梦想着有一天能为喜鹊效力,但是我很幸运,因为我为曼联效力了如此之久。”

在加盟西汉姆联之前,在纽卡斯尔沃森德男孩俱乐部踢球的卡里克已经是潜力股,昔日从这里走出的球星有比尔兹利和阿兰·希勒,卡里克并不奢望与前辈相提并论,但他也自己野蛮成长的途径。

1999年,18岁的卡里克帮助西汉姆联捧起了青年足总杯,在决赛中完成了梅开二度的他顺利进入一线队,三个月后替换里奥·费迪南德上场的他又完成了英超处子秀。

一时之欢并不意味着梦想成真,还没有来得及回味的卡里克被西汉姆租借到英冠,斯温登和伯明翰短暂收藏过他的青涩时光,锻炼初见成效后,当赛季的他又回到了西汉姆联,英超处子球来得刚刚好。

保级、降级、附加赛折戟,西汉姆联的挣扎可想而知,但卡里克却完成了羽翼渐丰的五年计划,他踢上主力,他被提名为最佳新秀,甚至他差一点加盟阿森纳。

“温格决定不签我了,他已把法布雷加斯视作韦拉的接班人。我崩溃了,因为我当时已倾心于阿森纳,我想和那些才华横溢的球员并肩作战。”

该来的总会来,虽然比费迪南德、乔科尔和兰帕德牵手豪门的时间晚一点,但为铁锤帮出场158次的卡里克2004年加盟热刺已经符合「天高任鸟飞」的写照。

在热刺的两年时间内,他彻底打开了知名度,时隔四年重回三狮军团,参加德国世界杯以及被弗格森看中都是连锁反应。

不过他的热刺生涯并非一帆风顺,他被时任主帅桑蒂尼打入冷宫,他体验英超5连败的苦涩,他71脚射门才换来两个进球,更悲催的是,在最后一次身披热刺战袍对阵老东家西汉姆联时,卡里克因为食物中毒发挥欠佳,热刺输给对手的同时失去了冠军杯入场券。

往事已矣,加盟曼联平衡了得与失的杠杆,准确说即便他曾是西汉姆联的青训佼佼者,曾是热刺转危为安的中流砥柱,曾追随三狮军团参加过两届世界杯,可他所有的美好几乎都与曼联的风采交融。463场比赛把每一处实而不华的瞬间凝结成阕阕往事,既回馈了弗格森的眼光,也用18座大大小小冠军奖杯维持着一生的骄傲。

作为16号的主人,他一直是一个争议人物,有人夸赞他的低调,有人怀疑他的星味,但当过队长的他不缺领袖气质,以至于在博格巴与西汉姆联球迷口角时,早已退役的他第一个上前拉住。

即使背负曼联名宿的光环,但依然只将自己设定为是梦剧场的过客,2017年被查处心率不齐的卡里克很容易分辨珍惜当下与及时抽离的界限。

与其说卡里克告别曼联源自「聚散不由人」,不如说他的每一种选择都是「与曼联一起变好」的初衷从球员生涯的延续,这才有了“我亏欠索尔斯克亚太多了”的感慨。

从球员到教练,从功勋到少帅,他和曼联荣辱与共的15年时间太快了,也太久了,停一下何尝不是一种改变。是的,卡里克的辞职是忠诚驱动的,只是被解读成「大格局」或「高情商」,好在两种声音都聚焦了同一个梦想——“他迟早有一天会回来的。”

退一步讲,正在等待再就业的卡里克不一定会如愿成为一个优秀教练,但他一定是一个好人。由于接受过心律不齐的治疗手术,他本人对英超联赛除颤器基金会大力支持,并呼吁:“还未申请增设除颤器的俱乐部,请一定把这件事当作首要目标完成。我们希望场地受到安全守护。”

如何评价卡里克呢?褒奖与贬低的声音依然在对峙,只是他本人将往事设置成了淡然处之:“无论你爱不爱足球,我现在都该停下来了。”如果球迷有印象的线年退役时他也说过类似的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