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军?老子炸的就是友军——美军二战最大的误炸

特大喜讯!军武买买买节正式开启,德斑原品风衣,德斑迷彩重磅大衣,加绒战术裤,部队厚袜,等你来选!来军武皆兄弟,不用算!肯定没套路,好货不等人,错过又是一年!

1944年7月25日上午9点半左右,大量美军轰炸机出现在法国诺曼底地区圣洛–佩里耶公路上空,一层叠一层,黑压压地遮蔽了整个天空。

公路南侧的德军阵地剧烈地震颤着,腾起了巨大的尘埃和硝烟。炮兵和步兵阵地被夷为平地,爆炸的威力强大到将重45吨的黑豹坦克掀了个底朝天,多辆四号坦克被摧毁,更多坦克深深地埋入土中。

炸弹翻搅过的地面就像一片荒芜之地,几乎无法隐蔽任何活物,弹坑一个连着一个,呈现出月球表面特有的景观。

震耳欲聋的爆炸轰鸣声,夹杂着伤员的惨呼和被轰炸刺激得精神失常的士兵的嚎叫。在恐惧中,甚至有德军从散兵坑里爬出,疯狂地冲入开阔地,被纷飞的弹片瞬间击毙。

然而,不仅是德军经历了地毯式轰炸带来的炼狱摧残。25日当天,美军第1军团第7军近6百人被己方的轰炸机编队误炸,其中108人死亡。

美国陆军中将莱斯利麦克奈尔躲在一个团指挥部附近的散兵坑里,本打算观察当天的进攻形势,轰炸结束后,却不见了踪影。

当天晚些时候,麦克奈尔将军的尸体,或者说是尸体的一部分被找到。一架轰炸机投下的炸弹直接命中了将军的散兵坑,将他炸碎了散兵坑18米外。麦克奈尔是二战美军阵亡军官中军衔最高的。

顺便说句,麦克奈尔将军可能都是盟军最倒霉的高级将领。被友军炸死的两周后,他的儿子道格拉斯麦克奈尔上校在太平洋的关岛被日军狙击手杀死。

7月25日对德军阵地的轰炸,是美军第1军团为启动“眼镜蛇行动”而实施的空中支援。诺曼底登陆后,地面和海上炮火之外,猛烈的空中/近空支援,已经成了盟军发起攻势的标准序幕。

眼镜蛇行动的重要性在于,一旦能突破德军防线,建立起一条通道,美军将摆脱诺曼底灌木篱墙等地貌对己方部队的阻碍,推进至法国西北部的布列塔尼半岛,并迂回包抄到德军侧后,打出一记漂亮致命的“短勾拳”。

后来,德军因为希特勒强行要求展开反击,损失惨重又没能及时部署撤退,被美军以及南下的英军、加拿大军和波兰军在法莱斯合围,盟军从而赢得了诺曼底战役。因此之前的“眼镜蛇行动”至关重要。

为确保“眼镜蛇行动”成功,第1军团指挥官奥马尔布拉德利决定投入登陆日以后规模最庞大的空中支援。但B-17“空中堡垒”和B-24“解放者”等重型轰炸机主要隶属于基地设在英国的美国第8航空队,对德国及其占领区的战略轰炸才是他们的首要任务,至于近空支援地面部队,是不得已而为之。

布拉德利与盟军空军高层的几位将领又颇有矛盾。他得从诺曼底战场飞到伦敦,与空军领导磋商如何合理地运用重型轰炸机。

重型/战略轰炸机加入战术空军主导的近空支援,将给复杂的近空支援带来很多棘手的难题,避免误炸是其中最具挑战性的一个。

首先,天气状况是实施轰炸的先决条件,而且必须是轰炸机起飞时英国基地和到达轰炸地点时的天气都良好的前提下。这不但为确定轰炸时间带来难度,也要求空地部队之间有良好的通讯与协调机制。眼镜蛇行动本应更早开始,但由于持续多日的恶劣天气,推迟到了24、25日。

其次是弹坑问题。按照以往的经验,重型轰炸机的炸弹威力太大,严重破坏了公路,影响了盟军坦克推进的速度。因此眼镜蛇行动中,将使用小型的瞬爆引信炸弹取代破坏力更强的延迟引信炸弹,这样轰炸造成的弹坑小、浅、易修复,装甲部队容易通过。

再次,重型轰炸机一般在4500米的高空以上投弹,更低的话,地面防空火力会构成致命威胁。如此高的高度令重型轰炸机定位目标相当困难,任何细小的错误,都可能变成严重的偏差。而且如果领投的轰炸机炸错了目标,后面跟随的飞机都会炸错。

最后,即使重型轰炸机在良好的天气下,将炸弹投掷到了正确的区域,精度也很难保证。按照《美国战略轰炸调查:欧洲战场》(以下简称《调查》)的分析,重型轰炸机投下的炸弹,仅有20%投掷在了距目标305米以内。

到1944年诺曼底战役时,由于精确导航和瞄准设备的运用及战术经验的积累,重型轰炸机的投弹水准已经比《调查》里的平均值提高很多,但仍然远非理想。为了确保炸中目标,只能实施地毯式轰炸。这在战场上敌我阵线距离很近、有时甚至犬牙交错的情况下,很容易误炸友军。

B-25“米切尔”等中型轰炸机的精度据说是重型轰炸机的两倍以上,战斗轰炸机(英军“台风”,美军P-47“雷霆”等)精度应该更高,但中型和战斗轰炸机能挂载的炸弹少,不是眼镜蛇行动的主角。

眼镜蛇行动中,美军轰炸机要轰炸的目标——德军阵地,大致分布在诺曼底地区圣洛–佩里耶公路南侧一个6.4公里长、2.3公里宽的区域内。准备发起攻势的美军第7军的阵地在公路北侧。圣洛–佩里耶公路就成为理论上“不能轰炸的边界”。

为了提高安全系数,美军阵地要进一步向北撤。空军高层深知重型轰炸机的准头不高,提出北撤4.8公里,布拉德利将军认为这个距离太远了,轰炸后美军向前移动的时间过长,以致于德军会从轰炸中恢复、做好防御准备。

布拉德利提出后移0.73公里,最后空地双方妥协的结果是1.1公里左右。为了更保险,公路南侧大约230米的区域只能由战斗轰炸机投弹,这样美军阵地距离重型轰炸机轰炸区域的安全距离就有1.33公里左右。

地面部队相信安全的轰炸方式是所谓的“平行轰炸”,即轰炸机编队从德军阵地的西侧飞至东侧,或者反过来。陆军想当然地认为,这样投弹就炸不到自己。但空军认为平行轰炸通过德军阵地(6.4公里)的时间偏长,会遭遇更多的防空炮火,而且较窄的飞行区域 (2.3公里)也不利于轰炸机编队展开。

空军喜欢从己方阵地上空掠过的“垂直轰炸”,因为可以充分展开规模庞大的轰炸机编队,且被炮火打击的时间较短,但陆军感觉这样容易误炸友军。7月19日布拉德利飞往伦敦郊外和空军高层商谈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确认陆航队采用平行轰炸的方式。

眼镜蛇行动中,圣洛–佩里耶公路是一个关键的分界线。美军决定在轰炸前持续释放彩色烟雾弹来突出这条公路,期望高空的轰炸机能有效地识别。

为免遭轰炸,美军也准备了足够的标识面板,甚至重新粉刷了所有车辆上象征盟军的白色五角星。

7月24日,布拉德利将军不顾持续多日的糟糕天气,发起眼镜蛇行动,他希望轰炸机到达诺曼底战场后,天气能好转。但事与愿违,天气状况更差了,布拉德利不得不召回已经出发的飞机。

不是所有飞行员都接到了命令,一部分飞机执行了任务,造成了惨剧——第7军第30步兵师因误炸有超过150人伤亡,一个弹药库被炸毁。

导致误炸的间接原因之一很可能是空地之间糟糕的通讯协调机制:地面部队可以直接联系战斗轰炸机部队,但不能与中型重型轰炸机通信,这就导致命令要传回到位于英国的总部,然后再传达给轰炸机编队,因而耽误了时间,没有接到命令的飞机不顾恶劣天气去轰炸。

令布拉德利恼火的是轰炸采用了垂直方式,而非他和空军高层开会确定的平行轰炸,但空军坚称会议的决定是垂直轰炸。关于布拉德利和空军高层究竟在会上达成什么共识,不是本文的重点,个中细节不深究了。重点是平行轰炸真如陆军想象的那么安全吗?

按照盟军过去的经验,平行轰炸的风险并不比垂直轰炸低。平行轰炸时,轰炸机投弹仍然可能误炸圣洛–佩里耶公路东北或西北的美军阵地;也可能因为看不清公路,部分轰炸机从西向东飞过美军阵地上空,这样投弹的话,会更严重地误炸友军。

25日天气转好,布拉德利再次启动眼镜蛇行动。约1500架B-17和B-24、800架中型轰炸机架和战斗轰炸机,参与了当天上午持续三个小时的地毯式轰炸,共投下了4700吨炸弹(超过70%来自重型轰炸机),威力相当于一个大型的现代战术核武器。

前一天就已被误炸沉重打击的第30步兵师,运气糟糕到了极点。尽管严格按照要求后撤了1.1公里,他们还是被己方的轰炸机狠狠地修理了一顿——61人阵亡,374人负伤(这两个数据都远超当天伤亡的半数),60人失踪。麦克奈尔将军就是在这个师的阵地上被炸身亡。

采取了种种防范措施,两天轰炸仍然造成友军七百多人伤亡,为什么会这样?正如前述分析暗示的,所有措施都不足以避免误炸,更何况还有人为的疏忽和错误。

24日轰炸时,个别部队没有躲入散兵坑和防空掩体,反倒排出了进攻阵型,比如第30步兵师第120团的第2营。

24日的误炸已经发出了一个强烈的警告,但无论布拉德利、还是第7军军长柯林斯都没有提醒士兵25日的空袭很可行还会出现意外,应该加强保护和防范。原本要求后撤的1.1公里,就不足够远,但有些部队仅后移了0.73公里。

美军采取的某些措施甚至恶化了问题,比如发射红色烟雾弹突出圣洛–佩里耶公路。但烟雾随着微风向北飘荡进入美军阵地,与第一波轰炸造成的浓烟尘土混杂在一起,令处于高空的轰炸机飞行员更加难以分辨敌我阵线。

陆军一再强调的平行轰炸并不管用。25日很多战斗轰炸机采取了平行轰炸,也造成了严重伤亡。飞行高度只有600多米的战斗轰炸机平行轰炸都会误炸友军,就别提飞行高度数千米的重型轰炸机了,更何况浓烟尘土火焰已经笼罩了战场。

实际上,布拉德利和空军高层都清楚,在盟军以前的空中支援行动中,前述所有防范措施都无法防止误炸,有些还会适得其反。但为避免事态扩大影响到日后的战事,盟军的官方调查免除了任何地面与空中部队高级指挥官的责任。

从诺曼底登陆以来,盟军地面部队作战就非常依赖空中支援,无论是“赛马场行动”、“眼镜蛇行动”,还是后来德军的“莫尔坦反击”、英军、加拿大军和波兰军发起的“总计行动”等大型攻势,以及其他不可胜数的小型战斗。

B-17、B-24和英国的兰卡斯特、哈利法克斯等重型轰炸机频频参与近空支援,误炸早已屡见不鲜。以至于有人将美军第8和第9航空队称为“第8和第9德国空军”。

但公平地说,没有重型轰炸机地毯式轰炸对德军阵地的毁灭性破坏,盟军多次大型攻势付出的代价会比误炸惨烈得多,或者至少令作战行动旷日持久。在眼镜蛇行动中,庞大盟军重型轰炸机群在战斗机护航下将7800吨炸弹投在了德军阵地上,其中有4000吨炸弹重点关照给了德军精锐的装甲教导师,据德军装甲教导师的官兵回忆,轰炸时他们的坦克像树叶一样被炸飞扯碎,拜尔莱恩形容当时的战场为“月球表面”,并透露“在一个小时之后,我与所指挥的部队失去联系,打先锋的所有坦克都被摧毁,至少有70%的人员或战死,或受伤,或失踪,或发疯。”至此,130装甲教导师人员伤亡巨大,失去了大部分战斗力。这是盟军高层明知误炸不可避免而且牺牲不小,却仍然使用重型轰炸机的根本原因。

当然,战争对普通士兵更是残酷无情,即使是打赢了,中国的古话“一将功成万骨枯”,恐怕是对战争残酷性最好的注脚。

作者:冷热军事史 ID:militaryhistory 简介:金戈铁马、炮声隆隆,权力角逐、文明兴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