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二环路下有一个“元代的世界”

作为中国古代都城的杰作,当时世界的都市之冠,元大都只存在了八十余年,但它让后世的明清北京城有了质的飞跃,中轴线、胡同、大运河等都是元大都留下的宝贵遗产。如今,元大都的2/3面积仍压在北京城下,当考古学家们在此追寻探索时,神秘的元大都只是偶露峥嵘。《北京三千年:从考古发现看北京建城史》从考古的全新视角,带领今人看清一座城的前世今生。本文摘自书中“元大都:《周礼》中的理想都城”一章。

虽然从统治者到主要设计人员,汉人都不占多数,但元大都却表现出惊人的中原特征。《周礼·考工记》曾描绘理想首都的面貌,写道:“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大意是,工匠建造首都,九里见方。每边开三座城门,都城中有九条南北大道、九条东西大道,每条大道可容九辆车并行。宗庙要放在东面,祭祀土地的社稷坛要放在西面。宫殿的朝堂部分要在南面,市场设在北面。

后英房的主人显然非富即贵,他仓皇而逃,地面上散落着222颗由红白玛瑙磨制的围棋子;一块墨迹犹存的砚台摔成了八瓣,砚台上的刻字说,苏东坡本想用这块砚台陪葬,后来被米芾收藏了;发掘出来的日用器物,元青花葵盘几近透明;一件螺钿平脱的漆盘,用五光十色的贝壳镶嵌成一幅“广寒宫图”,制作极为精美;在清理东跨院北房地面砖的时候,发现有贴在砖上的纸张墨迹,纸已经腐朽,而砖上的字依稀看到“娘的宠儿”怎的怎的,应该是元曲词句。

因为是在明城墙下发现的青花瓷器,至少应该是明洪武年间或之前的文物。我和于杰当时就准备去现场,但受到极“左”思潮影响,一、三、五“抓革命”二、四、六“促生产”,当天刚好是周一,军宣队领导不许我们去。第二天是“促生产” 时间,我和于杰赶过去,发现这10余件原本完整的瓷器已经被工人们“破四旧”,用8磅的大铁锤砸碎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